欢迎您,来到泉州盛唐海事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泉州盛唐海事有限公司 > 航运资讯 > 船员生活点滴

走出两位“世界船王”的宁波帮 下一代“船王”在哪里?

来源:中国水运报 时间:2018-11-29 作者: 浏览量:

中国海事服务网

宁波舟山港铁矿石接卸场景。 本报资料室供图

中国海事服务网

宁波象山县宁波站村被誉为“浙江海运第一村”。

□ 特约记者 宋兵 通讯员 张帆

纪念宁波籍“世界船王”包玉刚百年诞辰活动日前在宁波举行。现在的宁波舟山港是世界第一大港,宁波又是国内“航运大市”。那么有人就好奇或期盼:宁波有没有可能再产生一个或若干个“新船王”?这个问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A

船王重现何以难

陈骥是个“老航运”,在航运界摸爬滚打数十年,对国内航运发展拎得门清。在陈骥看来,“且不说宁波难再出船王,即便是放眼全国也难再出一个船王。”

时代变了。他认为,现在和过去相比,经济发展的模式和环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前些年,国内也有一些民营航运企业想做大做强,规模都做到两三百万吨载重吨的运力。但是这些企业,最终没有抵抗住2008年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运力过剩、资金链断裂等危机,出现了一波航运企业破产倒闭潮。连曾经全国前五位的海运企业——国有企业“浙江远洋”,也在前些年破产倒闭。

陈骥认为,海运行业和其他行业有区别,是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要赚钱,必须要有船。可是,造船的投入非常大,造一条巴拿马货船,最低也要2亿多人民币,而且投入周期长,回报见效慢。

民营船运企业要想做大做强,不仅要有雄厚的资金,还要有足够的实力去应对风卷云涌的国际航运市场中的波澜。

所谓船小好调头,在国际航运业也是这个道理。做到一定规模的民营航运企业,风险也相应增加。目前,整体的航运业经营状况不算太好。受外部大环境的影响非常大,而且民营企业又太小,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去扭转这个局面,很多时候也无能为力。

陈骥说,因为太小,国内民营企业做成船王,至少在近期的可能性不大。2016年、2017年这一波小牛市中,国内民营航运企业并没有大力投入。目前环境下,也很难再出“船王”。

拿船王包玉刚来说,在三四十年前,他管理的船队在鼎盛时期运力达2000多万吨,而宁波全市现在才突破1000万吨,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B

还需不需要船王

东海之滨的宁波,静静流淌的姚江、奉化江在这里汇流成甬江直奔大海,给这座著名的港口贸易城市增加了灵气和动感。宁波人经商有悠久的历史,百余年来,形成了名闻遐迩的“宁波商帮”。

一个世纪以来,旅沪的宁波人已近百万,他们以上海为据点,然后又漂洋过海旅居世界各地,逐渐在海内外形成了一个有三四十万人的“宁波帮”群体。他们分布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不乏商业巨子、科技精英、社团领袖等。

航运业一直是宁波人主要的也是最擅长的经营行业之一。时间上溯至唐宋时期,“宁波帮”航运史就是一部不断创新,不断超越自我的历史。当近代上海崛起时,他们顺势而上以沙船业起家,当新式轮船出现时,他们因势而变以“宝顺轮”护航(宝顺轮是晚清时的一艘中国轮船,亦是中国人经营的第一艘轮船。轮船由英国制造,最初为宁波北号船帮购买于1854年,为漕粮海运的船只护航,抵御海盗的袭击。轮船投入使用后,短时间内肃清了南北海盗,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亦引起了其他商人的效仿)。当社会发生变革时,他们又以香港为中心缔造了庞大的“航运帝国”,并发展成为拥有两位世界船王的国际航运业的一支重要力量。

然而,沧海桑田,许多当年显赫一时的航运企业而今已难觅踪影。

未来,宁波乃至浙江的民营航运企业里,还需不需要再走出一个或一批船王?答案是肯定的。我国航运业现在的的规模和水平,还远远不能满足进出口贸易的需求,也满足不了国家战略的需要。目前我国航运企业所承运的货物量仅仅占进出口总量的1/4,国际航运是我国对外服务贸易逆差最大的项目之一,每年逆差额达数百亿元。

11月6日,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在全球贸易与供应链峰会暨国际海运年会2018大会上表示,中国航运市场将全面对外开放。这意味着,我国航运业将面临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和体育产业一样,一个国家航运业的强大,光靠国家队是不够的,还要有一大批有实力、有活力的民营俱乐部,其中的佼佼者,就可能成为‘船王’。”目前在宁波市港航管理局从事宁波航运业研究工作的俞平认为。与“宁波帮”颇有渊源的海外宁波人研究会(宁波帮研究会)会长王耀成认为,“宁波帮有从事航运的先例和航运文化的影响。宁波有世界上货物吞吐量最大的大港口,还有‘大航运’,大港口出大航运家,顺理成章!”

C

船王成长需要什么条件

但是,能不能出船王?能不能早点出船王?船王是不是像包玉刚那样,还是宁波人?

在王耀成看来,从事航运业的企业家,要有出海的愿望,要有雄心壮志,才有可能成为船王。

法国作家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写过一部风靡全球的小说《小王子》。《小王子》中有许多经典的语言,比如:“如要建造一艘船,关键不是要发号施令、搜集木头、分工细作,而是启发大家对扬帆出海的无穷向往。”李嘉诚事业为什么能做得这么大?王耀成在其《向往蔚蓝》一文中说,根本的动力不在金钱,而在对大海永不衰竭的渴望、在对于事业的蓝海的不懈追求。

现在的宁波民营航运企业有继承“宁波帮”精神的一面,另一面,也有小富即安、缺少艰苦创业的信心与耐心。一些“船老大”经常抱怨说,自己的后代中,没有几个愿意去“跑船”,嫌苦嫌累嫌寂寞。还有的“船老大”把赚来的钱,在城里买房置业,宁愿让后代当“包租公”也不愿意让后代去“浪里来浪里去”了。

所以,“船老大”要成为“船王”,必须要有当船王的雄心壮志。就像包玉刚从甬江扬帆起航,在香港打造了属于自己的航运王国。

香港航运的发展除了“天时地利”,还有“人和”。“人和”就是政府的诸多努力,如香港有良好的航运政策,有发达的航运服务,如船舶管理、海事法律服务、船舶投融资、船舶租赁及买卖、船舶评级和航运保险等,被全球认可。

从这一点上来看,内地包括宁波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就宁波而言,虽处世界第一海港宁波舟山港的核心区,但是从整个航运市场配套服务体系来说,宁波还算不上强。

而从宁波走出的两位船王包玉刚、董浩云(其出生时舟山属宁波、香港首位特首董建华之父),成为船王也是在香港。香港是个自由港,又是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在当时有着培育船王的理想的低关税环境和金融及港航服务支撑条件。

拿包玉刚的2000多万吨船队来说,很多船是融资租赁的,这在航运业是惯常做法,但大规模融资租赁,或者船企的兼并重组,就要有金融中心的大平台支撑。

当然,有些培育船王的条件也正在逐渐成熟,比如说宁波舟山港虽然还不是自由港,但与宁波一海之隔、同属宁波舟山港域的舟山,浙江自贸区已经挂牌,正在依托大港口打造油品全产业链。

而民营企业发展的环境也越来越受到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

在本月初举行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我国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不仅不能“离场”,而且要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

目前地方政府纷纷出台各种政策鼓励民营经济发展。

宁波高度重视打造一流营商环境,持续推动营商环境改革突破。今年以来,宁波陆续出台降税费、优服务和打造一流营商环境“新80条”等一系列“稳民企”政策。

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说,“各地各部门要毫不动摇支持民营企业做大做强做优,在为企业降本减负、松绑除障、排忧解难、撑腰鼓劲等方面,迅速拿出实招、高招、硬招、管用的招,帮扶民营企业、服务民营企业,真正当好他们的贴心人、服务员。”

看来,船王的“孵化环境”正在具备。

当然,宁波“船老大”能不能产生下一个或一批享誉全球的中国船王,需要“静待花开了”。


让“船王梦”在新时代闪耀

□陈珺

今年,是“世界船王”包玉刚先生的百年诞辰。回望其一生,抒写了不可复制的传奇。包玉刚不仅是一位闻名于世的商界大亨,还是心怀桑梓、情系故乡的“宁波帮”典范。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让“船王梦”在新时代闪耀,仍具有现实意义。

首先,政府应继续优化“孵化环境”。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到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直接影响了世界经贸市场,让航运市场波动不断。我国在航运业政策环境上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明显差距,因此,通过顶层设计,制定一系列优惠措施扶持航运业发展,必须是一项长期政策。伴随着收购并购事件增多,航运业寡头时代来临,对此政府监管也应趋严,同时,支持民营航运企业成长,为其孵化壮大提供政策保障。

其次,鼓励社会资本建设孵化器,探索新型孵化模式,为“船王”孵化提供资金保障。航运企业最怕资金链断裂,对于资产负债率接近警戒线的航企来说,金融“输血”无疑是一剂“速效救心丸”。因此,有必要为私募股权基金、风险基金等有意进入航运金融业的民间资本提供渠道和天地。

再次,打通技术供需对接通道,为“船王”孵化提供专业服务支撑……总之,每个人的成长和成功都脱离不开自身所处的时代和环境,更不能脱离其所依托的政治和文化。包玉刚和他的“船舶帝国”也是如此。

梦想照耀现实,现实滋养理想。对当前航运企业而言,奋斗,专注,特别是专注于航运事业本身,只要比别人做得好,就足以容身了;做到让人可望而不可及,“船王梦”也许就不远了。


分享到:
分类浏览